知行简退

元白资源帖

黑豆豆:

比微之大大多活了15年的乐天菊苣,那粗壮的箭头,真是各种脑补停不下来。


其实古风背景我不喜欢太露骨,这样子就刚刚好嘛~~~


看多了乐天菊苣的诗,会觉得“微之微之”这样叫好苏好嗲啊哈哈哈哈!




把之前攒的元白材料搞个传送:



  1. 看了扒元白的帖子我整个人都不太好


  2. 虽然知道JMS不DJ这个CP…还是堆这儿吧…元白


  3. 白居易与元稹的友情


  4. 白乐天的祭微之文


  5. 一篇不靠谱的元白软文,但里面有若干往来通信梗


  6. 知乎:白居易和元稹到底是什么关系?





挑几首喜欢的的随时瞻仰:




《蓝桥驿见元九诗》白居易


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西风我去时。 


每到驿亭先下马,循墙绕柱觅君诗。




《梦微之》白居易


晨起临风一惆怅,通川湓水断相闻。 


不知忆我因何事,昨夜三回梦见君。 




《酬乐天频梦微之》 元稹


山水万重书断绝,念君怜我梦相闻。


我今因病魂颠倒,惟梦闲人不梦君。 




《初与元九别后忽梦见之。及寤而书适至,兼寄》 白居易 


永寿寺中语,新昌坊北分。
归来数行泪,悲事不悲君。
悠悠蓝田路,自去无消息。
计君食宿程,已过商山北。
昨夜云四散,千里同月色。
晓来梦见君,应是君相忆。
梦中握君手,问君意何如?
君言苦相忆,无人可寄书。
觉来未及说,叩门声冬冬。
言是商州使,送君书一封。
枕上忽惊起,颠倒著衣裳。
开缄见手札,一纸十三行。
上论迁谪心,下说离别肠。
心肠都未尽,不暇叙炎凉。

云作此书夜,夜宿商州东。
独对孤灯坐,阳城山馆中。
夜深作书毕,山月向西斜。
月下何所有,一树紫桐花。
桐花半落时,复道正相思。
殷勤书背后,兼寄桐花诗。
桐花诗八韵,思绪一何深。
以我今朝意,忆君此夜心。
一章三遍读,一句十回吟。
珍重八十字,字字化为金。




《得乐天书》    元稹   


远信入门先有泪,妻惊女哭问何如。
寻常不省曾如此,应是江州司马书。




《寄乐天》    元稹    


无身尚拟魂相就,身在那无梦往还。
直到他生亦相觅,不能空记树中环。




《酬乐天赴江州路上见寄三首》 元稹


昔在京城心,今在吴楚末。千山道路险,万里音尘阔。


天上参与商,地上胡与越。终天升沉异,满地网罗设。


心有无眹环,肠有无绳结。有结解不开,有环寻不歇。


山岳移可尽,江海塞可绝。离恨若空虚,穷年思不彻。


生莫强相同,相同会相别。


襄阳大堤绕,我向堤前住。烛随花艳来,骑送朝云去。


万竿高庙竹,三月徐亭树。我昔忆君时,君今怀我处。


有身有离别,无地无岐路。风尘同古今,人世劳新故。


人亦有相爱,我尔殊众人。朝朝宁不食,日日愿见君。


一日不得见,愁肠坐氛氲。如何远相失,各作万里云。


云高风苦多,会合难遽因。天上犹有碍,何况地上身。




《酬乐天劝醉》  元稹


共醉真可乐,飞觥撩乱歌。独醉亦有趣,兀然无与他。


美人醉灯下,左右流横波。王孙醉床上,颠倒眠绮罗。


君今劝我醉,劝醉意如何。




《梦与李七、庾三十二同访元九》 白居易


夜梦归长安,见我故亲友。
损之在我左,顺之在我右。
云是二月天,春风出携手。
同过靖安里,下马寻元九。
元九正独坐,见我笑开口。

还指西院花,乃开北亭酒。
如言各有故,似惜欢难久。
神合俄顷间,神离欠申后。
觉来疑在侧,求索无所有。
残灯影闪墙,斜月光穿牖。
天明西北望,万里君知否?
老去无见期,踟蹰搔白首。




《寄微之三首》  白居易 


江州望通州,天涯与地末。 
有山万丈高,有水千里阔。 
间之以云雾,飞鸟不可越。 
谁知千古险,为我二人设。 
通州君初到,郁郁愁如结。 
江州我方去,迢迢行未歇。 
道路日乖隔,音信日断绝。 
因风欲寄语,地远声不彻。 
生当复相逢,死当从此别。




《昔与微之在朝日,同蓄休退之心。迨今十年,沦落老大,追寻前约,且结后期》 白居易 (节选)


宦情君早厌,世事我深知。


常于荣显日,已约林泉期。


况今各流落,身病齿发衰。


不作卧云计,携手欲何之。


待君女嫁后,及我官满时。


稍无骨肉累,粗有渔樵资。


岁晚青山路,白首期同归。




《与元微之书》 白居易 (节选)


微之微之!不见足下面已三年矣,不得足下书欲二年矣,人生几何,离阔如此?况以胶漆之心,置于胡越之身,进不得相合,退不能相忘,牵挛乖隔,各欲白首。微之微之,如何如何!天实为之,谓之奈何!




《祭微之文》 白居易 (节选)


《诗》云:「淑人君子,胡不万年?」又云:「如可赎兮,人百其身。」此古人哀惜贤良之恳辞也。若情理愤痛,过於斯者,则号呼抑郁之不暇,又安可胜言哉?呜呼微之!贞元季年,始定交分,行止通塞,靡所不同,金石胶漆,未足为喻,死生契阔者三十载,歌诗唱和者九百章,播於人间,今不复叙。至於爵禄患难之际,寤寐忧思之间,誓心同归,交感非一,布在文翰,今不重云。唯近者公拜左丞,自越过洛,醉别愁泪,投我二诗云:「君应怪我留连久,我欲与君辞别难。白头徒侣渐稀少,明日恐君无此欢。」又曰:「自识君来三度别,这回白尽老髭须。恋君不去君须会,知得后回相见无。」吟罢涕零,执手而去。私揣其故,中心惕然。及公捐馆於鄂,悲讣忽至,一恸之后,万感交怀,覆视前篇,词意若此,得非魂兆先知之乎?无以寄悲情,作哀词二首,今载於是,以附奠文。其一云:「八月凉风吹白幕,寝门廊下哭微之。妻孥亲友来相吊,唯道皇天无所知。」其二云:「文章卓荦生无敌,风骨精灵殁有神。哭送咸阳北原上,可能随例作埃尘。」呜呼微之!始以诗交,终以诗诀,弦笔两绝,其今日乎?呜呼微之!三界之间,谁不生死,四海之内,谁无交朋?然以我尔之身,为终天之别,既往者已矣,未死者如何?呜呼微之!六十衰翁,灰心血泪,引酒再奠,抚棺一呼。《佛经》云:「凡有业结,无非因集。」与公缘会,岂是偶然?多生以来,几离几合,既有今别,宁无后期?公虽不归,我应继往,安有形去而影在,皮亡而毛存者乎?呜呼微之!言尽於此。尚飨。




《醉中见微之旧卷有感》 白居易


今朝何事一沾襟,检得君诗醉后吟。


老泪交流风病眼,春笺摇动酒杯心。


银钩尘覆年年暗,玉树泥埋日日深。 


闻道墓松高一丈,更无消息到如今。




《梦微之》 白居易


夜来携手梦同游,晨起盈巾泪莫收。
漳浦老身三度病,咸阳宿草八回秋。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阿卫韩郎相次去,夜台茫昧得知不?




《早春忆微之》   白居易   


昏昏老与病相和,感物思君叹复歌。
声早鸡先知夜短,色浓柳最占春多。
沙头雨染斑斑草,水面风驱瑟瑟波。
可道眼前光景恶,其如难见故人何。






白居易《修香山寺记》


[原文]


洛都四野山水之胜,龙门首焉。龙门十寺观游之胜,香山首焉。


香山之坏久矣,楼亭骞崩,佛僧暴露。士君子惜之,予亦惜之,佛弟子耻之,予亦耻之。顷予为庶子宾客分司东都,时性好闲游,灵迹胜概靡不周览,每至兹寺,慨然有葺完之愿焉。迨今七八年,幸为山水主,是偿初心、复始愿之秋也。似有缘会,果成就之。


噫!予早与故元相国微之定交於生死之间,冥心於因果之际。去年秋,微之将薨,以墓志文见托。既而元氏之老状其臧获、舆马、绫帛洎银鞍、玉带之物,价当六七十万,为谢文之贽,来致於予。予念平生分,文不当辞,贽不当纳。自秦抵洛,往返再三,讫不得已,回施兹寺。因请悲知僧清闲主张之,命谨干将士复掌治之,始自寺前亭一所,登寺桥一所,连桥廊七间,次至石楼一所,连廊六间,次东佛龛大屋十一间,次南宾院堂一所,大小屋共七间,凡支坏补缺,垒ㄨ覆漏,?亏墁之功必精,赭垩之饰必良,虽一日贝梯,越三月而就。譬如长者坏宅,郁为导师化城。於是龛像无燥湿?多泐之危,寺僧有经行宴坐之安,游者得息肩,观者得寓目。关塞之气色,龙潭之景象,香山之泉石,石楼之风月,与往来者耳目,一时而新。士君子佛弟子,豁然如释憾刷耻之为。


清闲上人与予及微之,皆夙旧也,交情愿力,久知之,憾往念来,欢且赞曰:「凡此利益,皆名功德,而是功德,应归微之,必有以灭宿殃,荐冥福也。」予应曰:「呜呼!乘此功德,安知他劫不与微之结后缘於兹土乎?因此行愿,安知他生不与微之复同游於兹寺乎?」言及於斯,涟而涕下。唐太和六年八月一日,河南尹太原白居易记。






香山寺二绝


【其一】


空门寂静老夫闲,伴鸟随云往复还。 


家酝满瓶书满架,半移生计入香山。 


【其二】


爱风岩上攀松盖,恋月潭边坐石棱。 


且共云泉结缘境,他生当做此山僧。



【元白】双塔

四茵:

*宝塔诗:杂体诗的一种,为摹状而吟风格独特的诗体。


引自——某本书


*双塔诗:由宝塔诗引申而来


下面是白大诗人和元郎君的虐狗,哦不,咏诗时间。


+



《诗》——白居易 《茶》——元稹


白:诗。
元:茶。


白: 绮美,瑰奇。
元:香叶,嫩芽。


白:明月夜,落花时。
元:慕诗客,爱僧家。


白:能助欢乐,亦伤别离。
元: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白:调清金石怨,吟苦鬼神悲。
元: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白: 天下只应我爱,世间惟有君知。
元: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白:自从都尉别苏句,便到司空送白辞。
元:洗尽古今人不倦,将知醉后岂堪夸。




古时候的文人经常玩这些文字游戏,宝塔诗算是其中之一,而这双塔诗呢,虽说可能不是第一个写双塔的,但是双塔诗的形式基本就是白乐天和元九定下来的。


两人这吟诵之作一出,后人争相唱和,一时流传,这个撒狗粮的操作真的学不来,文人浪漫起来诗情画意起来,真的,我们学不来。


大概乐天和微之也一起度过几个七夕吧,在长安为官时,夜市酒舍,推杯换盏,对月酌情,人生畅事啊,当然,免不了周围会有其他各位诗人啦,不过他们俩眼睛里有谁呢,他们自己知道的。


双塔:如此


  诗。
  绮美,瑰奇。
  明月夜,落花时。
  能助欢乐,亦伤别离。
  调清金石怨,吟苦鬼神悲。
  天下只应我爱,世间惟有君知。
  自从都尉别苏句,便到司空送白辞。


  茶。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知醉后岂堪夸。




自己脑海里开始浮现的是,两人rap,后面发现自己中毒太深,正常一点的,是乐天一句,微之一句,他说诗,他说茶,温软的话一点儿轻轻的飘过心头,两相对视,一曲毕,文人商业互吹,好诗好诗云云。


不过正常版本应该是,某一书房,铺一宣纸,乐天提笔挥毫,衣袖随拂,自成文章。微之一旁看着,凝神细思,他觉着字也好看啊人也好看,写出来的诗也好看,他自己就想比一比,最好把乐天的诗比下去,让乐天夸夸他,所以他争着也写了一首《茶》,左看右看,还是乐天的好啊。


不过乐天最后还是夸他了


真好


——注:这还是脑补,七夕嘛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


最后还是喝酒,七夕,一杯酒,够了


 

【刘柳】一个想写了很久的很长的安利。

《王维诗选》:

最近可能是我在空间里过于zqsg,搞得我很多新同学和网友被我引得蠢蠢欲动【?】还有人来问我说其实一直对刘禹锡和柳宗元两人感兴趣,但不知道怎么去深入去了解。于是我说那行,给你写个长安利,你照着慢慢去看。


所整理的包括我个人的心路历程,两人生平、交游、相关诗作、来往文章、后世影响与评价,我个人理解的两人相似与相异。


因篇幅问题,诗作文章不放全篇,只录名字与摘录一些可能会引起我感情迸发的句子。如果真的想要了解,希望能慢慢地去看那些诗句文章,因为每个人的体会都是不同的。


我真的,非常非常希望很多人能看到他们,打下这些字时内心感受五味杂陈,但真的,相当动人。


给朋友聊天的时候说,为什么那么喜欢刘柳?你看看柳河东集的封面,作者:柳宗元,编者:刘禹锡。柳侯祠的匾额,刻的是“芒寒色正”,芒寒色正,是梦得笔下的子厚啊。


千年来两人的名字就这么一直挨在一起。


◇心路历程◇


我入坑是初三刚开学,碰巧文言文课外阅读做了韩愈老师写的《柳子厚墓志铭》,当时以柳易播那一段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其实认真来说以我那时的水平是不大能把每一个字都搞明白什么意思,就是觉得很感动。然后严格算来刘柳是我吃的第一对历同cp,也是最钟情的了。



“其召至京师而复为刺史也,中山刘梦得禹锡亦在遣中,当诣播州。子厚泣曰:“播州非人所居,而梦得亲在堂,吾不忍梦得之穷,无辞以白其大人;且万无母子俱往理。”请于朝,将拜疏,愿以柳易播,虽重得罪,死不恨。”




后来才慢慢懂得,在古代那种环境下,本身遭贬的地方都是穷山恶水,状况困顿。而子厚却愿意把条件好一点的地方让给梦得,毫不犹豫。这其中需要多少的勇气与担当啊,韩愈老师说“士穷乃见节义”,所展露出来的不单单是子厚的那种品格与气节,更是两人的深厚情谊。


后来也因为这件事情,生出来一个名词“柳子厚风范”。


你瞧着他们平时寡淡不语,好像没什么特别的,文字里也闲静平和,但真正遭难时,为对方做的事才是惊天动地啊。


后来上了高中,安利了炸炸刘柳,我们两个一个是柳吹,一个是刘吹,就每天快乐吹两人,在这种交流里一点一点更深入,多看到一个史料多看到一首他们的诗就会和炸交流。大概就是知道的越多,年岁越长,越懂得他们情谊的真挚。


◇关于两个人的生平◇


和朋友聊起时也曾感叹,说他们俩都是生来就很耀眼啊,早年顺遂,都是年少成名。


柳宗元,字子厚,出生于公元773年(大历八年)


刘禹锡,字梦得,出生于公元772年(大历七年)


两个人在诗文当面都有出名,像梦得还得过诗僧皎然和灵澈的指点,而子厚则“始以童子,有奇名于贞元初”。(《河东先生集序》)


公元793年(贞元九年),两人在长安进士及第,共同出游登塔,初来俱少年,在最好的年华里相识。现在想来仍觉得是非常棒的一件事,诗文相近,志趣相投,合当成为知友,于是此后近三十年,漫漫相伴相行。


在两人初识到永贞革新之前的这近十年时间,就真的是意气风发光华灿烂的一段年岁。比如在梦得的诗里“昔年意气结群英,几度朝回一字行。”“三十二君子,齐飞凌烟旻。”子厚早年的作品也是张扬而凌厉的,虽然还稍显青涩,但字里行间的那种气势真的是难以阻隔。再比如说韩愈老师形容的子厚“俊杰廉悍,议论证据今古,出入经史百字,踔厉风发,率常屈其座人。”


那个时候两个人其实也不是一直呆在长安,分离还是比较多的,比如梦得去了扬州,子厚调任蓝田尉等等。后来两人,加上韩愈老师一起在御史台工作,我甚至有时觉得那是中唐最壮丽的一段时期。


而且两个人都是大学霸啊!弱冠出头双双登第,而且古代博学宏词科那么难考,韩愈老师考了好几次才过,而梦得23就考过,子厚26就考过了!


后来梦得追忆他和子厚两人的那段时日:“昔者与君,交臂相得。一言一笑,未始有极。驰声日下,骛名天衢。射策差池,高科齐驱。携手书殿,分曹蓝曲。心志谐同,追欢相续。或秋月衔觞,或春日驰毂…………”是特别明亮的字句啊。


公元805年(永贞元年),两人参与永贞革新,同年八月,革新失败,最后梦得被贬为朗州司马,子厚贬为永州司马。


公元815年(元和十年),两人被召回长安,同年又遭贬(桃花诗这个太著名我就不提了),以柳易播那件事就是在这时发生,尘埃落定后两人最终,梦得遭贬连州,子厚遭贬柳州。


公元819年(元和十四年),子厚47岁,永诀柳州,留下儿女与遗稿。梦得替他将长子抚养长大,“于咸通四年登进士第,还曾官仓部员外郎。”并且整理出了《柳河东集》传世。


◇相关诗作文章◇


说来他们永贞革新之前的相互酬和诗作我还真没看到过……不知道是不是没有流传下来还是我读的太少,有人问我他们初见有酬答诗作吗,我说我不知道……不过我相信那段时间共行长安道上两人讨论文章来往和诗是一定少不了的!


两人在朗州与永州的时期,是经常鸿雁传书青鸟探看(?)的。



*柳宗元《同刘二十八院长(禹锡)述旧言怀感时书事奉寄澧州张员外使君(署)五十二韵之作因其韵增至八十通赠二君子》




这个应当是作在那个时期的……?



*柳宗元《与刘禹锡论周易九六书》




然后在这个时期,子厚在和韩愈老师争辩下写了《天说》,梦得著《天论三篇》予以支援。两个人这些论天的著作真的是直接让他们站到了当时唐朝唯物主义思想的最高峰,也让他们被称为哲学家。


*刘禹锡《答柳子厚书》



“相思之苦怀,胶结赘聚,至是泮然以销。”




也是直白地说过相思啊!大意就是我对你的相思之情浓郁只有在看到你的来信时才释然。


梦得不愧是子厚的知己啊,读了子厚文章点评“予吟而绎之,顾其词甚约,而味渊然以长,气为干,文为支。跨跞古今,鼓行乘空。附离不以凿枘,咀嚼不有文字。端而曼,苦而腴。佶然以生,臒然以清。”这个评价真的太准了吧。


在这个时期里两个人共同的好友吕温去世,在异地两人纷纷写下悼诗:



*刘禹锡《哭吕衡州,时予方谪居》


*柳宗元《同刘二十八哭吕衡州兼寄李元二侍》




然后两人被召回京,后来是一同回的长安。想来那一程一定是心情愉悦又相和一路。子厚那个时候写的诗都难得轻快了。



*柳宗元《朗州窦常员外寄刘二十八诗,见促行骑走笔酬赠》




“疑比庄周梦,情如苏武归”,真的是跃然纸上的快乐啊。甚至已经“不羡衡阳雁,春来前后飞”了。



*刘禹锡《阙下口号呈柳仪曹》






*刘禹锡《题淳于髡墓》


柳宗元《善谑驿和刘梦得酹淳于先生》




这两首是比较著名的两人一起去访古迹,然后和诗。志同道合真好啊,声气相求真好啊【我哭泣】


桃花诗不录了,感兴趣可以自己去查,总归很难过。


后来两人再度遭贬,原本也是同路,在衡阳这个地方分别,衡阳是他们一生里唯一诗情的爆发,三作三和,此后事与愿违,再也没有。



*一作一和


柳宗元《衡阳与梦得分路赠别》:“今朝不用临河别,垂泪千行便濯缨。”


刘禹锡《再授连州至衡阳酬柳柳州赠别》:“桂江东过连山下,相望长吟有所思。”




标注一下:《有所思》,乐府名篇,“闻君有他心,拉杂摧烧之。摧烧之,当风扬其灰!从今以往,勿复相思,相思与君绝!”



*二作二和


柳宗元《重别梦得》(我必须列全诗)


二十年来万事同,今朝岐路忽西东。


皇恩若许归田去,晚岁当为邻舍翁。


刘禹锡《重答柳柳州》


弱冠同怀长者忧,临岐回想尽悠悠。


耦耕若便遗身老,黄发相看万事休。




这一组一直让我特别难过,“忽西东”不过只是生离,但“晚岁当为邻舍翁”和“黄发相看万事休”却永远不可能实现了啊。他们也曾这么劝慰着幻想未来。



*三作三和


柳宗元《三赠刘员外》


信书成自误,经事渐知非。


今日临岐别,何年待汝归?


刘禹锡《答柳子厚》


年方伯玉早,恨比四愁多。


会待休车骑,相随出罻罗。




“今日临岐别,何年待汝归?”我看一次心碎一次,说着“何年待汝归”,最后永远留在桂水之外,不得归来的却是子厚你啊💔
借评论的补充:《四愁》这个典故用的也是情深义重啊“我所思兮在桂林。欲往从之湘水深,侧身南望涕沾襟。美人赠我琴琅玕,何以报之双玉盘。路远莫致倚惆怅,何为怀忧心烦伤。”


三次相和,诗的长度越来越短,诗情却越来越浓,不舍之情愈演愈烈。到后来不得不分别,才分道相离,此后山水一别,船行影犹在,故人不回来………


来到各自地方后,在连州与柳州两人写下的诗作:



*柳宗元《答刘连州邦字》


“连璧本难双,分符刺小邦。”




他们就是连璧啊呜呜呜,两个如玉壁一样的人,笔下相思都静默。



*刘禹锡《送僧方及南谒柳员外》


“忽忆吴兴郡,白蘋正葱茏。愿言挹风采,邈若窥华嵩。”




吴兴郡是柳浑,写“汀洲采白蘋”的那个,与子厚同姓,所以此处代指子厚。


子厚写过两首化用吴兴郡的诗“春风无限潇湘意,欲采蘋花不自由”和“非是白蘋洲畔客,还将远意问潇湘”,不知道梦得写的时候有没有受到子厚的影响。


*子厚写了《筝郭师墓志》寄给梦得,梦得回信《又与柳子厚书》



*刘禹锡《赠别约师》


“话旧还惆怅,天南望柳星。”


该诗引文:“荆州人文约,市井生而云鹤性,故去荤为浮图,生寤而证入与!南抵六祖始生之墟,得遗教甚悉。今年访余于连州,且曰:“贫道昔浮湘川,会柳仪曹谪零陵,宅于佛寺,幸联栋而居者有年。繇是,时人大士,得落耳界。夫闻为见因,今日之来,曩时之因耳。”时仪曹牧柳州,与八句赠别。”




重点是最后一句,柳星柳星,指代柳州,就是子厚的方向啊。


然后是两人在遭贬时期关于书法的一系列来往和诗,真的是他们贬谪生涯里难有的亮色。



*柳宗元《殷贤戏批书后寄刘连州并示孟仑二童》


“书成欲寄庾安西,纸背应劳手自题。


闻道近来诸子弟,临池寻已厌家鸡。”




庾安西,是晋代安西将军庾翼。庾翼精通文墨,亦善书法,但是儿辈偏偏喜欢临王羲之的书风。子厚将梦得比作庾翼。颇有些自得的口吻“你家孩子已经不喜欢你的字了而爱习柳字”真的好可爱啊。



*刘禹锡《酬柳柳州家鸡之赠》:


“柳家新样元和脚,且尽姜牙敛手徒。”




梦得的回复是全然的赞美了!真好555


*柳宗元《重赠二首》


梦得分别回复了《答前篇》和《答后篇》两首。


子厚意犹未尽,又写了《叠前》和《叠后》两篇。


子厚送给梦得一方宝砚督促他练字,梦得答谢。



*刘禹锡《谢柳子厚寄叠石砚》


“常时同砚席,寄砚感离群。”




看见你送的石砚,就想到你。


再后来………衡阳分别四年后,子厚离世于公元819年11月28日。


梦得得知这个消息时正好经过衡阳…………



*刘禹锡《重至衡阳伤柳仪曹》


“元和乙未岁,与故人柳子厚临湘水为别。柳浮舟适柳州,余登陆赴连州。后五年,余从故道出桂岭,至前别处,而君没于南中,因赋诗以投吊”


忆昨与故人,湘江岸头别。


我马映林嘶,君帆转山灭。


马嘶循古道,帆灭如流电。


千里江蓠春,故人今不见。




整首诗其实都很平淡,真的是简单地去回忆过去,去罗列对比境况,但正是这样显得更让人痛心,梦得说着“故人今不见”时是不是茫然地望着桂水喃喃?


*刘禹锡《祭柳员外文》《重寄柳员外文》《为鄂州李大夫祭柳员外文》


三篇祭文,声泪俱下,字字泣血,来悼念亡友



*刘禹锡《伤愚溪三首并引》


“故人柳子厚之谪永州,得胜地,结茅树蔬,为沼沚,为台榭,目曰愚溪。柳子没三年,有僧游零陵,告余曰:「愚溪无复曩时矣。」一闻僧言,悲不能自胜,遂以所闻为七言以寄恨。”




“悲不能自胜”“七言以寄恨”,这是梦得在子厚逝世三年后写下的诗句,当他发现连子厚的痕迹都倾颓消亡时,他得多难过啊。



*刘禹锡《祭韩吏部文》




里面提到他和韩愈老师争执不休的情况下“时惟子厚,窜言其间。赞词愉愉,固非颜颜。”



*刘禹锡《唐故柳州刺史柳君集》(就是柳河东集的序)


“粲焉如繁星丽天,而芒寒色正。”




是他的子厚呀。


◇后世影响◇


中国古代我最喜欢的作家就是柳宗元,每次读他的文章我心里都是崇拜与赞叹。后来才明白梦得在这其中的重要作用,如果不是他长年累月的认真整理,我到哪里去看子厚的震世文章,我到哪里去体悟他的妙语?把一个人琐碎的各项文章诗作整理出来并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但梦得就是很好地完成了,带着对故友的追念,带着……以这种方式与知己再一次重逢。


对一个古代文人来说,这一生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子嗣和文章,而这两样梦得都一力承担,并且做的很好。他怎么这么好啊😭😭😭子厚若得见,也会无憾了。


我给朋友说,他们的情谊其实都散开在日常里,书信来往都是琐事与学术,平平淡淡的看不出什么特别的浪漫,但他们只做却很少说。比如梦得喜欢收集药方子厚就给他亲自试验确定管用后把良方寄给他,亲手给梦得手抄《西京赋》督促他练字,梦得鼓励子厚的寓言并与他一起创作,梦得生病时子厚时不时派良医来探望他,梦得母亲逝世后子厚多次派人吊唁……这种寻常小事真的太多,太多了。


汪藻说:“零陵一泉一石一草木,经先生品题者,莫不为后世所慕,想见其风流。”(《永州柳先生祠堂记》)你说那些小山小水真的那么好看吗,是因为子厚曾经在那里生活过,写出《永州八记》,是因为梦得把他们编著了出来,后世得以流传看见啊。


◇相似相合的两人◇


我觉得梦得和子厚两人之间的联系真的非常密切,志趣相投,年龄相仿,命运轨迹也相连。


以前看很多人对他们有个……误区吧,就是觉得梦得是特别特别乐观的,子厚就是特别特别忧郁的,然后两个人其实谈不到一起去。这个我是完全不认同的,他们俩既然是知己知音,吸引对方的肯定是相合的东西。虽然的确子厚应该是更敏感一些以至于所作诗文愤恨之意忧郁之情更加浓厚,梦得更达观豪放,他俩一个能把春天写成秋天一个能把秋天写成春天23333,但他们内里本质一定是相似的。


中唐时有很多流派,比如元白那种平白浅切的,比如韩孟那种佶屈聱牙的,然后刘柳他们属于的是贬谪诗人,就是并不属于长安中心,很多消息都比较滞后的那种。


他们俩是真的让人心疼,两人的身份并不简单是什么文学家或者诗人,对两人来说,他们的第一身份是政治家。他们去参与永贞革新,去试图改变,只可惜最后终遭摧折,不得已以文章为宣扬思想的手段,看他们早年多半是在进行政治活动,所写的诗文并不多。


子厚的《冉溪》:“少时陈力希公侯,许国不复为身谋。风波一跌逝万里,壮心瓦解空缧囚。”是真的让人难过。


子厚和梦得后来写过很多去批判,去抗争的一些很有力量的文章。我印象最深的是子厚的“苟受先圣之道,由大中以出,虽万受摈弃……愚不能改。”其实子厚才是从来没有放弃过希望的那个人啊,在极度困顿的境况里,仍然坚守气节,仍然固守昔日本心和理想,不肯降心辱志,改弦易辙。梦得亦言“世道剧颓波,我心如砥柱”,两个人都非常的坚定执着。


而且两个人是非常的尖锐的,子厚尤其明显,评价他的文章都会用到一个词是“尖峭”,都说韩退之文章如水,浩浩汤汤,而柳州之文则如山,挺拔峭立。梦得直接是被形容为“沉着痛快”“其锋森然”。两人写的寓言都是非常意蕴深长而尖刻的,和乐天写的一比就能感受到,乐天那个是真的温柔多了……


但同时,仍然保持着那种对众生的大爱。不能在改革上除弊济民,那就在自己所处的土地上护一方山河。我经常和朋友聊天说他们俩,梦得是太阳,子厚是星星,是漫天的繁星,照亮了自己所护的苍生,星星之火也有温暖。


“柳州柳刺史,种柳柳江边。柳色依然在,千株绿映天。”在柳州留下的那么多仁厚政绩,千百年来一直都被当地人记得。


而两个人也一直作为对方的支柱,支撑着向前。最意难平的还是历史太残酷了,把两位意气风发的青年人羽翼摧折,又夺去其中一人的生命,高山流水断知音,此后挥弦又有谁听,此后诗作又有谁来相和?


但就像我和朋友所说那样,柳河东集的编者一定是刘禹锡,柳侯祠的匾额上题的就是梦得写的那句“芒寒色正”。他们两个的名字千年来一直萦绕在一起,相辉相映,相伴相行。


FIN.


后记:打字打“愚溪”,第一个出来的是“禹锡”。


明天有空再列参考书目,有错误和不妥当之处欢迎指正。


噢 前几天不知道哪个姐妹一大早在意难平bot投了五次刘柳。我一大早被五连杀,在食堂里一边吃饭一边泪流满面😭😭😭😭

“与其说是追星,不如说是追光。”♡

《王维诗选》:

一个做了很久的……
这次的主题,我想表达出来的,是一直以来我对历史人物的感情吧。

前5p拼贴,后5p是写的《罚酒饮得》的歌词。(啊第五张不是,是我手机字体)
买的这款主体胶带叫【追星日常】,却用古人来表现。然后就想到了微之被宫女呼为“元才子”,还有微之和乐天一起出游时也引得江边两岸百姓驻足围观,以及魏晋美男们上街就被掷花果香包……倒是和当今当红角色被粉丝街上围堵的光景类似,可见追星在历朝历代都不稀奇。
就算喜欢的是一个千百年之前的人,喜爱的方式也不会改变:看见一行妙句会拍案叫绝,为ta写下很多文章字句,想给别人安利ta有多好,会和朋友们热烈地讨论寻找共鸣——比如我最近已经和不下三个人狠狠吹了一通稼轩了。
虽然隔着时光没法让他给你签名,但拿着ta的诗集文集传记,看着ta的传世笔迹,也都是安慰,也都是满足。
来到大学之后,最大的感觉是苦乐参半,快乐和痛苦对半分。有的时候其实真的是很难受,前几天早晨冒雨跑了四圈,跑完后拿包,因为就搁在操场上包全湿了。当时一个人打伞回宿舍时心情压抑到极点,打开手机听《青衫薄》,后来其实听着听着就开心起来了,想起唐朝诗人们,想起元白刘柳,那些很鲜活很鲜活的人物,想着他们的诗,他们的事,到后来就一点都不难过了。
在无数次的一些困难啊,忧愁面前(这话听起来好高中作文),但是真的是他们给了我许多许多的力量,对我来说诗词真的是很棒的东西,能让我摆脱泥沼。
他们都是一颗一颗明亮的星,摸不着够不到,却能看到,能感受到,漆黑的孤独的一个人走的路上,会有繁星为我闪烁指引。与其说是追星,不如说是追光啊。
就像《罚酒饮得》的文案里那样说的,就算隔着次元、隔着时空,爱上就是爱上了。想起高二时我写的一篇刘柳相关,虽说是刘柳,也可以套用所有:
“有些就真的是永不褪色。就算隔着千百年的时空,就算所能看到的只是毫无生气的白纸黑字,就算他们和你一丝一毫的关系都没有。

却依然如同心中的千山万水,成为心里最不愿触碰的一块地方,想一想就会疼。却又被自己的情绪打磨、浸润,哗啦啦地变作心头一颗朱砂痣,一抹床前明月光。”
Fin.

愚之甚:

七夕快到啦,整理了一下元白的狗粮٩(๑❛ᴗ❛๑)۶

【元白】长恨歌十题

《王维诗选》:

重阳节……终于决定造作一下


所谓的长恨歌十题,是我和同桌商业互吹出来的(。


半个月前我们开运动会,当时第一天因为太无聊了我刷了十几回红楼,然后和俩同桌拉呱,因为我们看红楼时一直都觉得里头的诗词游戏超级厉害,摇抽令签射覆混合令等等,之前炸炸他们班玩飞花令羡慕死了,然而我们班玩不起来(。


正巧当时打开唐诗三百首在看长恨歌,他们就说要不这样吧,我们自己搞个玩法,从《长恨歌》里抽十句诗,然后要说元白情诗(?)里相对应的诗句和故事,最后以一句戏文的词作结。


执行者当然是我…………太难了!!!我一开始还能直接说出来,到后来就只能把书翻的飞快了orz




一、玉楼宴罢醉和春




联动诗句:“靖安客舍花枝下,共脱青衫典浊醪。”——白居易




刚当上校书郎的时候,乐天并微之偕同李绅下了班就一起喝酒。我一直觉得那是很青春很耀眼的一段好年华。知交三五饮酒豪,杏花春雨人未老。想起不久前看到的小说里有一句——“那当然是美好的岁月,诗酒笙歌红楼醉晚,鲜衣怒马风花盈袖。”




-“最喜今朝春酒熟,满目花开如绣。愿岁岁年年人在,花下常斟新酒。”——高明《琵琶记》




二、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




联动诗句:“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白居易




一下子就想到这句啦。元白的情诗(?)里有很多的对比,二人心意对应、境况对比。乐天秋风萧瑟里走过一条道,他会想起桃李春风的时候,微之也曾经过,于是他会每到驿亭先下马,寻墙绕柱觅君诗。找到了就会觉得千里翰墨缘不尽,是另一种形式的相遇,另一种心灵上的安慰与圆满。




-“相见时红雨纷纷点绿苔,别离后黄叶萧萧凝暮霭。”——王实甫《西厢记》




三、夕殿萤飞思悄然




联动诗句:“心绪万端书两纸,欲封重读意迟迟。五声宫漏初鸣后,一点窗灯欲灭时。”


——白居易




我一直觉得微之和乐天他们两人互写情诗最厉害的一点,就是把细节和当时的状态描写的好迷人。画面感十足,每次读到这个“一点窗灯欲灭时”,真的特别喜欢这种夜色里幽微难言的思念。长夜漫漫,只有一点相思欲漏出殿外,惊扰飞萤与流光。




-“守寒窗,一点孤灯,照人明灭。”——高明《琵琶记》




四、孤灯挑尽未成眠




联动诗句:


“中宵宫中出,复见宫月斜。


书罢月亦落,晓灯随暗花。


想君书罢时,南望劳所思。


况我江上立,吟君怀我诗。”


——元稹




觉得孤灯挑尽特别有感觉,正好这首诗就是和上一题乐天那首。在节选的诗句前还有两句“诗书费一夕,万恨缄其中。”想你想得睡不着,把一夕的光阴都用来铺陈对你的挂念。直至书罢月亦落,晓灯随暗花。




-“你靠栏槛临台榭,我准备名香爇,心事悠悠凭谁说?只除向金鼎焚龙麝。”——关汉卿《拜月亭》




五、迟迟钟鼓初长夜




联动诗句:“今宵不寐到明读,风雨晓闻开锁声。”——元稹




那时候微之在帮乐天整理文集,读乐天的诗读了一夜,又是一夜,常常为了那个人昼夜不寐,不知东方之既白,然后人情也在风雨声里愈加清亮。




-“待谱他月里清音,细吐我心上灵芽。”——洪昇《长生殿》




六、耿耿星河欲曙天




联动诗句:“春野醉吟十里程,斋宫潜咏万人惊。”——元稹




这首诗有个巨长的名字《……长庆初俱以制诰侍宿南郊斋宫,夜后偶吟数十篇,两掖诸公洎翰林学士三十馀人惊起就听,逮至卒吏,莫不众观。群公直至侍从行礼之时,不复聚寐,予与乐天吟哦竟亦不绝,因书于乐天卷后……》题目便可一窥当时的场景,知己相交,诗文相和,那该是多美的夜色。




-“惟愿取年年此夜,人月双清。”——孔尚任《桃花扇》




七、唯将旧物表深情




联动诗句:“危惙之际,不暇他及,唯收数帙文章,封题其上曰:‘他日送达白二十二郎。’”——白居易《与微之书》




这大概是长恨歌里我最喜欢的一句,深情都从此上出来,当时微之送来好多自己的文章给乐天,见字如晤,于是他就日夜对着那些熟悉的诗句思念远方。字里写的怎么会是字呢,分明是心❤




-“书缄情惨切,烟水多重叠。报道有书回,故人如见也。”——佚名《荆钗记》




八、夜半无人私语时




联动诗句:“分袂二年劳梦寐,并床三宿话平生。”——白居易




-“其声低,似听儿女语。小窗中,喁喁。”——王实甫《西厢记》




九、临别殷勤重寄词




联动诗句:


“烛下樽前一分手, 舟中岸上两回头。”——白居易


“晚日未抛诗笔砚,夕阳空望郡楼台。与君后会知何日,不似潮头暮却回。”


——元稹




总是离别是诗情的抒发,他们来来回回经历了那么多离别,却总是殷勤寄词,还没有走,就开始想念。信才寄出去,仿佛已经看到它落入收信人手里。




-“你道是情词寄予谁,我道来新诗权做媒。”——白朴《墙头马上》




十、词中有誓两心知




联动诗句:


“近来文章里,半是忆君诗。”——白居易


“微之微之!此夕我心,君知之乎?”——白居易


“直到他生亦相觅,不能空记树中环。”——元稹


“岁晚青山路,白首期同归。”——白居易




这真的太多了!!所以我老给我同桌说,他们的情诗太撩人了!!


这个戏文我看的不是很多,真的太难了,我能憋出上边几个我都觉得自己尽力了……本来这一题我实在想不出了,最后灵机一动,戏曲不行流行歌曲可以呀!正好那天在循环《七里香》:


-“我用几行字形容你是我的谁


你出现在我诗的每一页


窗台蝴蝶像诗里纷飞的美丽章节


我接着写把永远爱你写进诗的结尾


你是我唯一想要的了解”


Fin.


后记:其实还怪好玩的(。 就是我要继续恶补元杂剧去了


我和同桌说,为什么可以这么用乐天自己的诗以及他们的和诗和戏曲互通,最后的结论是,大抵天下的爱情都是相似的(。


微之以前有首诗,是说他和乐天一起回从前的秘阁书省旧厅:“壁记欲题三漏合,吏人惊问十年来。经排蠹简怜初校,芸长陈根识旧栽。”


乐天也有诗说:“昔为白面书郎去,今作苍须赞善来。吏人不识多新补,松竹相亲是旧栽。”


忽然想起上周看郑光祖的《倩女离魂》,“竹窗外响翠梢,苔阶下生绿草。书舍顿萧条,故园悄悄无人到。”时过境迁,也很令人伤感了。


以及这个商业互吹(。)出来的十题也欢迎拿去写……

【元白】也许是一个对唱live

《王维诗选》:

新的一年!!摩拳擦掌搞大事【。


灵感来自这个人 @鹤留行 


花了大概一周的时间翻诗集把他们的诗句串起来,也算是一个集句,标题都可以叫《xxx年夜读有感——记元微之与白乐天》(。


真的好有对唱的感觉啊!






(白)忆在贞元岁,闲散为官卑。           疏狂属年少,分定金兰契。


(元)翰墨题名尽,光阴听话移。           青春讵几日,出入多欢裕。


(白)岁华何倏忽,浮生转经历。(元)官家事拘束,安得携手期。


(元)只得两相望,不得长相随。(白)只添新怅望,岂复旧欢娱。


(元)各作万里云。(白)江上坐思君。


(元)诗书费一夕。(白)千里同月色。


(元)结念心所期。(白)付意微相瞩。


(元)夜夜望天河。(白)兼寄桐花诗。


君可闻,比翼鸟,连理枝,一生少傅重微之?


(元)比因酬赠为花时,不为君行不复知。


(白)山石榴花红夹路,榴花不见见君诗。


(元)一年秋半月偏深,瞥然尘念到江阴。


(白)独宿相思在翰林,二千里外故人心。


(白)万重离恨一时来。(元)此别又知何日回?


(元)见君诗在柱心题。(白)相思始觉海非深。


(白)三年隔阔音尘断,分手各抛沧海畔。


(元)直到他生亦相觅,不能空记树中环。


(白)白首不负青山约。(元)与君将向世间行。


(元)昔时鸾殿凤回书。(白)歌诗唱和九百章。


(元)同年同拜校书郎,触处潜行烂漫狂。


(白)死生契阔三十载,唯有多情元侍郎。


Fin.


后记:个别句子为了押韵和通顺稍作改动((


比如“白首不负青山约”就是从乐天的“岁晚青山路,白首期同归。”化用来的。比翼鸟连理枝很明确了哈哈哈

【元白相关】倒过来的时间线

度阡:

不知道以前有没有人写过这样的脑洞。


元白二人的一生,要是能倒过来……那真是太好了。


仕途一帆风顺,一开始便做了宰相,因为受人谗语罢官而去,从此开始身世浮沉。


中途与挚友分分合合,似乎经历了人生所有的悲欢喜乐,但是直到不惑之年依旧不忤初心,性格锋锐,见事风生,坦坦荡荡,眼里容不得沙子。


晚年的时候才各自遇到自己所爱,带着自己的妻子比邻而居。和寻常夫妻一一样,情意绵长也不再畏惧死亡。喜欢交朋友,也不再沉迷政事,当个校书郎这样清闲的小官,住在华阳观里。每日只是信马而游,繁花下张琴,瑞雪中饮酒。


就这样,过了三年。
最后,岁晚青山路,白首得同归。


也许这样过于平平淡淡,并不深情。可是我太喜欢这两个不小心老去的少年人。


我不介意施舍给他们一场美梦。
当然也是给自己的。

步浅妆:

是一个填词!第一次填词还有很多问题的……各位爸爸手下留情!/躺平


最近沉迷《皎然记》,悄咪咪塞一发安利,原唱和三无&Midaho的版本都超好听!


大概是通州失联那两年的事?



原曲:皎然记
填词:步浅妆


水阔千里 山高万丈



("有山万丈高,有水千里阔。"——白居易《寄微之三首》)




此夕我心 一人思量



("此夕我心,君知之乎?"——白居易《与微之书》)




致书三封 泪落千行



("坼书八九读,泪落千万行。"——元稹《酬乐天书怀见寄》)



音信断 人间参商


诗尽灯残 焰影幢幢



("把君诗卷灯前读,诗尽灯残天未明。"——白居易《舟中读元九诗》)






("残灯无焰影幢幢,此夕闻君谪九江。"——元稹《闻乐天授江州司马》)




暗风吹过 雨入寒窗



("暗风吹雨入寒窗。"——元稹《闻乐天授江州司马》)




病中惊起 难耐凄凉



("垂死病中惊坐起。"——元稹《闻乐天授江州司马》)




不相逢 天地茫茫


那年三月飞花 迭吟递唱



("自皇子陂归昭国里,迭吟递唱,不绝声者二十里余。攀、李在傍,无所措口。"——白居易《与元九书》)




犹记得少年模样


而今辗转红尘 羁旅匆忙 可有彷徨


又是春去回眸过往 秋来循阅时光


一字一句再书写屏上



(乐天把微之的事写在屏风上的梗w)




不思量自难相忘 不间断的诗章


行过山水行不过寸方


可有鱼雁传来锦字 了却一桩心事


免去我牵挂无休无止


而命运猝不及防 梦太多夜太长


只怕一瞬生死无常 愿你无恙


也曾独赏红芳 夜雨对床



("讵知红芳侧,春静思悠哉。"——白居易《西明寺牡丹花时忆元九》)






("能来同宿否,对窗听雨眠。"——白居易《雨中招张司业宿》 我不管!就是元白!)




也曾驿亭绕柱循墙



("每到驿亭先下马,循墙绕柱觅君诗。"——白居易《蓝桥驿见元九诗》)




而今山高水长 通湓遥望 一梦黄粱



(湓水≈江州)




又是春去回眸过往 秋来循阅时光


一字一句再铭记心上


不思量自难相忘 不间断的诗章


行过山水行不过寸方


可有鱼雁传来锦字 了却一桩心事


所有的奢望就从此告辞


将往事全部收藏 繁华全都遗忘


只求某日白首他乡 青山同往



(乐天很喜欢用青山白首这个梗啊qwq写的时候想的是"岁晚青山路,白首期同归。"——白居易《昔与微之在朝日,同蓄休退之心,迨今十年,沦落老大,追寻前约,且结后期》这句是在江州写的!
后来又看到一个年代在通州之前的:"况随白日老,共负青山约。"——白居易《寄元九》)




闲话渔樵麻桑 春归缓缓陌上


免得天涯沦落徒牵肠



("同是天涯沦落人。"——白居易《琵琶行(并序)》)




而今只我一人怅望 岁月无言流淌


秋风秋雨独吟满鬓风霜


两叶浮萍在流浪 大海相遇一场



("与君相遇知何处,两叶浮萍大海中。"——白居易《答微之》)




 平生故人 去我万里 老遍秋光



("平生故人,去我万里,瞥然尘念,此际暂生。"——白居易《与微之书》)




进不得相合 退难相忘



("况以胶漆之心,置于胡越之身,进不得相合,退不能相忘,牵挛乖隔,各欲白首。"——白居易《与元九书》)




END